当前位置:海外华人的电影网站 ohfilm.com娱乐武俊英
武俊英
2022-08-26

武俊英个人资料

武俊英,女,蒲剧旦角,国家一级演员,祖籍山西省新绛县。武俊英的唱腔优美委婉,声情并茂,风格独特。现为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、山西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。

武俊英人物经历

1956年5月,武俊英出生在山西省新绛县三泉镇三泉村。自幼受喜爱戏曲的母亲影响,从小就爱唱爱跳,上学后便成了学校文艺宣传队队员。12岁那年,她从几百个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,考上了新绛县蒲剧团,师从一代名伶"筱兰香"(田郁文),学习传统蒲剧的唱法和表演形式。那时,她暗下决心,一定要唱出个样子来,于是便在蒲剧团里和许多演员一样,开始了苦练唱功和基本功。早上,登上山头或到田野练唱功,晚上边唱边听找差距。由于刻苦学艺,非常扎实的基本功,在演出时成功扮演了《红灯记》中的小铁梅,《杜鹃山》中的柯湘等,为她以后的从艺之路奠定了基础。1986年被调到运城市蒲剧团。

武俊英师从著名蒲剧大师田郁文,完整继承了其代表剧目《藏舟》、《送女》的精彩表演和唱腔艺术,并有所创新形成了独具特色的"俊英腔"被广大观众和戏迷喜爱,风靡剧坛,广为传唱,成为蒲剧唱腔艺术中一个重要流派,此外,她还积极开展带徒传艺活动,同时现已培养出的徒弟中突出的有贾菊兰、王苗苗、段虹、李红丽,被誉为武派"四大名旦"。

1956年榴花五月,一个明媚的日子,在山清水秀、风光绮丽的江南福建泉州的一座医院里,小俊英呱呱堕地。五个月后,母亲带着她回到了家乡--新绛县三泉村。

从此,俊英便在历史文化名城古绛州的文化熏陶下成长,在母亲的哺育、呵护下长大。母亲性格开朗,爱歌善舞,曾为新中国的诞生打过腰鼓,扭过秧歌;曾为土改的胜利唱过眉户,扮过角色。外公也是个蒲剧迷,常常背着俊英步行十里、二十里去看戏。在这充满戏剧氛围的家庭影响下,使俊英从小就中了唱戏的魔,着了唱戏的迷。她经常同小伙伴把红纸舔湿涂红脸蛋,用锅底黑描眉,仿照着戏台上的小旦咿咿呀呀地又唱又舞。学校老师看她是棵唱戏的苗,吸收她加入了文艺宣传队,并让她在《红灯记》里扮演李铁梅。这可把小俊英喜坏了,乐疯了。她缠着妈妈让照着年画上刘长瑜的扮相化妆打扮。演完戏,还舍不得洗掉,竟带着满脸的油彩入睡,去做甜甜的戏剧梦。

13岁那年,在几百个竞争对手中,俊英考上了新绛县蒲剧团。欣喜的她,为了能顺利报到,起了大早,给曾反对她从艺的外公在枕头前留了一纸条:"外公,我爱你,但我更爱唱戏,我去了。"她接过娘给的一个包袱,一溜小跑出了院子。从此,俊英开始了她的艺术生涯。

那时,家里光景紧巴,娘每天起早摸黑地干活,卖葱、卖白菜,挣点零碎钱来供她学艺。俊英念念不忘,绝不能辜负娘的希望呀!

1969年,正是批判"封资修"的时候,团里的老艺人田郁文,艺名"筱兰香",在蒲剧界很有名望,可眼下被打成"牛鬼蛇神"靠边站了,人们都说她进了"牛棚"。俊英刚到剧团,一心想着唱戏,却不管这些,如同吃了豹子胆似的跑到田老师住的"牛棚"里求艺。田老师反而惊怕了,"女娃,我是'牛鬼蛇神',靠不得!过去那戏活儿是'封资修'学不得的!"而俊英不听,偏要靠!偏要学!一天,趁周围没有人的时候,扑通一声跪在了田老师面前,淌着眼泪恳求:田伯伯,"收我做个徒弟吧?"田老师赶忙扶起她,直盯盯地望着她这位热衷于艺术的姑娘,终于答应教她唱戏。从田老师那儿,她学到了传统蒲剧的几种唱法和多种表演程式。这是她艺术的启蒙。

有这样一个故事,说是某剧团的一位演员,学王秀兰演戏学得十分逼真,不管王秀兰怎样唱怎样个演,她都能学得绘声绘色,宛如其人。人送她个外号"气死王秀兰"。然而,多年过去了,王秀兰照样辉煌,而她呢?慢慢地被人们遗忘了。

俊英听后很受震动,她觉得学艺不能老跟在别人屁股后面步人后尘,必须要有自己的风格。为此,她也琢磨起自己的路子来。

她想了,唱戏的首先应有个好嗓子,要有个美好的歌喉。

虽然爹娘给了俊英一副好嗓子,是得天独厚的好条件,但俊英不满足,练嗓子几乎到了着魔的地步。她喜欢登山,在高山上练。无论是在团里还是下乡演出,大清早就跑到山头上尽情地吼叫,吼呀叫呀,让音域向远方扩展,久久地回荡。她喜欢水,临水练音色。要么站在潺潺的溪水边练唱,让声腔变得活脱欢畅;要么站在滔滔的黄河边练唱,使得声腔激越奔放;要么又在平静的湖水边练,让声腔变得优雅舒缓或者是凄凉哀伤。她还喜欢静夜,在静夜里练音质,万簌俱寂的夜晚,俊英索性关了电灯,独个儿站在房间开始练唱,一次一次,渴了或是嗓子沙哑了,摸起茶杯喝上几口温开水,无须开灯,再继续练唱。这便是她的耳静、心静、脑静与夜静四静合一的练法,她与整个天地构成了一个感觉的世界。

武俊英艺术特色

为了争取更多的观众,为了让蒲剧走向全国,她便在演唱实践中对蒲剧旦角的唱腔进行了改革创新。

武俊英根据自己的音质和音色条件,在练唱中大胆地采用了附加音,即断音、颤音、滑音、鼻音、具有各种情感色彩的装饰音和弱音、轻音、气音、干板清唱和无字吟唱等唱法,这是她的独创。使自己的唱腔形成一种既激越高亢又委婉缠绵,既有蒲剧传统韵味,又有时代气息的新流派,从而赢得了更多的观众层,被观众亲切地称为"俊英腔" 。

在戏曲的实践中,俊英越来越感觉到,一个地方剧种有相对的封闭性,若不改进、兼收并蓄,老在自己陈旧的模式里兜圈,是不会有美好前景的。俊英认为,自己是唱蒲剧的,固然是以蒲为本,蒲腔蒲调不能丢,但也要吸收一些"外腔外调"。她纵向继承了蒲剧旦角名家杨翠花、裴青莲、朱秀英等人的唱腔技巧,又横向借鉴了秦腔、越剧、黄梅戏以及歌曲的发音运腔,极大地丰富了唱腔的内涵和表现力。武俊英以蒲剧本韵为基础,兼学京剧唱腔的宽厚嘹亮,豫剧唱腔的婉转悠扬,越剧唱腔的柔曼低回,评剧唱腔的吐字真切,晋剧唱腔的虚声幽长。

俊英仍不满足,她又进行着大胆的艺术尝试,即是从流行歌曲中汲取营养。她认为,蒲剧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争取年轻观众。老年人爱看蒲剧,而青年人喜欢跳舞、看录像、玩电子游戏之类,若不争取青年人,蒲剧也将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黯然失色。如何争取呢?她发现,年轻人有一特点爱听流行歌曲,若将流行歌中的艺术精华提取一点,如同打维生素针似的,输送到蒲剧腔里岂不更好吗?只是,流行歌曲归流行歌曲,蒲剧归蒲剧;一个是自由浪漫、随其自然的歌,一个是有板有眼、蒲味浓浓的戏,二者相差甚远,哪能合二为一?可是,俊英不服气,觉得同样都是"1、2、3、4、5、6、7"几个音符,这里能用,那里也能用,只要能将它用好!她采用了一个办法,潜移默化。于是,就唱起流行歌曲来。每天每日地唱,唱得多了,不由地那种美味儿便往蒲腔里渗。俊英成功了!她唱得轻松愉快、悠然自得,妙趣横生,耐人寻味,就连不爱看戏的年轻人也都被吸着过来。下乡演出时,有的后生还将她的唱腔比喻成名产名吃中的"油酥饼"!

代表剧目

有《苏三起解》、《西厢记》、《送女》、《玉婵泪》等。

人物轶事

武俊英深受群众喜爱,不仅仅是因为她戏唱得好。她出名后,演出活动十分频繁,但却从来不端名家架子。她常说:"人民需要艺术,艺术离不开人民"。所以,她以强烈的责任感和事业心,常年下乡随团演出,每年她都要演出200多场。热情的戏迷有时要求她加演节目,她也从不回绝。有时戏演完了,戏迷们不愿走,她就清唱。她认为,戏迷们辛辛苦苦跑来看戏,她苦点累点不算什么,一定要让观众们高兴而来,满意离去。

另外,她每每到乡村演出,都要打听当地有没有厂矿、革命军人或敬老院等。如有,她就组织演员前往进行义务演出。许多年来,她始终坚持这一原则。所以,她在老百姓中的声望也越来越高。有一位病卧在床的老太太曾说:"这一辈子恐怕难看上武俊英唱戏了。"武俊英得知后,就和丈夫两人大雪天步行到老人家里,专门为她一个人唱了一场戏,感动得老太太在病床上哭了。2001年5月1日,武俊英到正在修建中的运三高速工地演出,工人激动地将她围住,要求与她合影,武俊英不嫌人多和麻烦,一一答应他们的要求。

每到一处,武俊英演唱完毕,不但要和老百姓同娱同乐,还会请戏迷们对她的唱腔提出意见,她也不断改进自己的唱腔艺术,使"俊英腔"在舞台上演出时情先于声又情溢于声,更具艺术魅力。

外地人称山西有个武俊英,戏曲界说她是八十年代的王秀兰,戏迷们说得更动情动听:"只要看苏三,苦累也心甘;宁走几十里,不能误《送女》。"然而,俊英却没有一点名演员的架子,总是那么朴素,那么平常,犹如淡雅平凡的腊梅。她整天脑子里想的是艺术,心里边装的是观众。她始终遵循党的"二为"方针,常年坚持随团上山下乡为广大人民群众演出,以实际行动实践着三个代表重要思想。剧团每年下乡演出三百余场,她本人就要参加近二百余场演出。在演出时,她以身作则,服从剧务分配,让演哪旦戏就演哪旦戏。有时一天演两场,有时一场上两角,她二话不说连演连上。有时戏完了,观众过罢瘾还不走,要求加段清唱,她毫不推辞,出场清唱,尽量满足观众要求。她说:"观众辛辛苦苦跑路花钱来看戏,我苦点累点没啥,一定要让观众高兴而来,满意而去。" 由于她与广大人民群众有深厚的感情,每到一个演出点,特别是山区老区,她都要利用休息时间组织伙伴们到当地的敬老院、军烈属户、专业户、厂矿车间,为看不上戏的群众表演清唱,把党的温暖送到坑口炕头。有次在临汾革命老区陶寺演出正逢重阳敬老节,她同演职员们步行三里路到镇敬老院为老红军、老革命表演清唱,正巧县上也来慰问,见状十分感动,拉着俊英的手说:你替我们做了工作,我代表全县人民感谢你们!有年冬天在河南灵宝山区演出,俊英听人说山上有对夫妻是残疾人,想看戏来不了。戏完后,她叫上拉板胡的丈夫,冒着风雪爬上门,专门为这对夫妻演唱,直感动得这对夫妻热泪盈眶地说:"我只说这辈子看不上武俊英的戏了,谁知你把戏送到我家炕头,这都是托党的福啊!我就是死了,也没遗憾啦!"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。

武俊英身为运城市蒲剧团团长,在平时她不只是追求自己的艺术无止境,同时她也把培育新人,发展蒲剧事业放在首位。在工作中,她以深厚的艺术功底言传身教,下大力气培养蒲剧新人。剧团实行了以中带青,以戏育人的培养方法,鼓励中老年艺人为青年说戏、教戏、传戏,结合戏曲本身加深年轻人对戏剧人物的理解,引导他们揣摸戏剧人物的心理、语言、唱腔、做到学中演,演中学。同时,她还鼓励年轻人敢于竞争,敢于冒尖。

武俊英说:"古人有一句话,宁舍十亩田,不舍一场戏。"意即演员们非常珍惜每一次的登台演出。而武俊英经常把上台演出的机会让给年轻人,在她的影响下,许多演员也都纷纷效仿。在这种体制下,该团的演出经常获奖。演员王艺华、吉有芳先后分别获得中国戏曲梅花奖。一大批年轻演员已崭露头角,如贾菊兰、王苗苗、程小荣、杨燕燕、李小芳等青年演员已深受广大戏迷的喜爱。目前,运城市蒲剧团拥有3个梅花奖演员,10个杏花奖演员,12个龙门奖演员。所以,在戏迷们的眼里,武俊英是一个好演员,而在蒲剧团青年演员的心中,她还是一个好老师,好领导。

大型现代剧《滴血的母爱》反映了一位个体女老板平时生意忙,无暇照顾正上学的孩子,只是在经济上给予百分之百的满足。结果其孩子因上网、早恋最终走上犯罪的道路。该剧情节紧凑,催人泪下,对现在的中学生具有很大的教育意义。武俊英在剧中饰演个体女老板。她说,我们剧团这么多年的宗旨就是出好戏,推人才。

武俊英在舞台上是个好演员,在家中也是一个誉满乡邻的好媳妇。她把年过八旬的公婆接到她家,精心侍奉,极尽孝心。她不仅为婆婆洗衣做饭,梳头洗脚,还为重病的公公接屎端尿,邻里们都夸她待老人胜过亲闺女,市里特评她为敬老孝星。但她为了演出,有时也难顾家,不得不牺牲一些亲情。她弟弟、妹妹结婚时,都因有演出任务,当天晚上戏演完后才赶回家,第二天客人未走,她又要匆匆赶回剧团参加晚上的演出。特别是她的独生女卫红,一生下来就交给公婆代养,一年忙于演出也难得见上几面,致使孩子见了她不知叫妈妈叫阿姨。她虽然心里难受,眼中流泪,但却能为观众演出而欣慰。

所获奖项

武俊英从艺三十多年,在蒲剧事业中探索,创新,奉献,赢得无数观众的厚爱。她在国家、省、地获奖甚多,如"最佳演员奖"、"主演金牌奖"、"杏花奖"、"梅花奖"等;除在省、地荣获"拔尖人才"、"优秀专家"、"三八红旗手"、"特级劳模"等荣称外,1997年还当选为全国党代表出席了党的十六大,2000年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……一花迎得万花开,在俊英的影响下,市蒲剧团内"百花齐放,梅杏争艳",被首都戏剧专家誉为"牡丹群"。山西省振兴戏曲青年团调演主演金牌奖;山西省蒲剧青年演员杏花奖广播大赛第一名;第五届中国戏剧梅花奖;首届中国戏剧节优秀演出奖。现为国家一级演员,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、山西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。 1988年山西省社会主义劳动竞赛委员会为她荣立特等功,并被省政府推为"山西十大新闻人物";

1989、1995年和1998年,连续被评为山西省劳动模范;

1990年、1992年和1995年连续获山西省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,并授予山西省跨世纪戏剧新星;

1991年评为山西省优秀专家;

1992年享受政府特殊津贴;

1998年获山西省巾帼建功标兵;

2000年荣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;

2003年又被评选为"中华英才",在人民大会堂出席了颁奖仪式,捧回了金光闪闪的奖杯;

2004年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。被推选为中国戏曲表演学会理事、山西省剧协副主席、山西省第十届人大代表、中共十五 大党代表;

2006年7月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;

2007年被推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;

2007年6月授予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、中国未来研究会评为"2006-2007年度和谐中国推动力人物"荣誉称号;

2007年度荣获了中国唱片总公司第六届金唱片奖第一名。

人物评价